在微信上關注

當代廣西

“被打傘”的基層干部

2019-07-17 09:24:54

作者:展爺

來源:當代廣西網

640.webp.jpg

引發爭議的“打傘照”。資料圖

“如果你喜歡一個領導,就給他打傘;如果你痛恨一個領導,也給他打傘。”貴州省黎平縣九潮鎮副鎮長楊璟,在一場大雨中“攤上了大事”。

視頻和圖片顯示,面對滾滾洪水,楊璟雙手環抱,無動于衷。他的衣服整齊,肚子凸出,臉上看不出表情,好像事不關己,漠不關心。這不要緊,奪人眼球的是,身后有人幫他打了一把藍色雨傘,畢恭畢敬地擎著。

 網絡一下子炸了窩。讓人打傘的,官威不小,這些年來,幾乎查一個,倒一個。眼前有圖有真相,網友斷言“不是好官”,甚至言之鑿鑿,呼吁“嚴查重辦”。有關部門迅速核查,記者聞風而動,楊璟一夜之間踏上了輿論的潮頭浪尖。

調查結果卻讓圍觀的亢奮網民有點失望。7月6日是星期六,本該休息的楊璟,卻掛念還未做完的工作,便趕去自己的扶貧聯系村。天降大雨,洪水咆哮,群眾一輛小車陷入水里,堵了道路,兩邊村民沒法通過。楊璟下車組織人員疏通,先后用小車和貨車來拉,40分鐘后搶險成功。在此期間,楊璟的注意力只在水中的車子上,并未覺察群眾在為他撐傘。記者找到打傘的當事人汪某,他解釋說不認識楊璟,只是覺得他賣力組織拉車,又被雨淋,值得同情。縣里相關部門也表示,不會因此事處理楊璟。

本應云開霧散,露出艷陽,然而圍觀的網民還在唾沫橫飛,意猶未盡。一些留言讓人脊梁發冷,心有寒意:“辛苦,繞這么大的彎子洗干凈了。”“這個官員的群眾工作做得不錯,嘿嘿,說辭一致,配合默契。”“行啊,滴水不漏,成功反轉……”

讀著看著,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心潮起伏,涌上來四個問號。

誰有權力給基層干部畫相?不知從何時起,只要提到基層官員,一些人的腦子里就會出現“衙門潑水難入,官員冷若冰霜”的畫面。茶余飯后,被調侃最多的也是基層干部,對他們隨意抨擊,倍加苛責。“一杯茶來一支煙,一張報紙混半天;胡吃海喝糟蹋錢,卡拉OK成歌仙。”經常在網上讀到此類打油詩,諷刺基層干部昏庸度日。一旦有群眾舉報官方,基層干部身上立即落滿層層疊疊的指責目光。喜劇小品中,趙本山一臉嗤笑,諷刺扮演鄉鎮干部的范偉:“你挺著一個腐敗的肚子,還有資格跟我說話?”觀眾望著大腹便便的范偉,竟然笑得一塌糊涂。基層工作繁瑣,作息沒有規律,勞累過度導致身體發福走形,是很正常的事。基層干部就應該尖嘴猴腮、身子單薄、頭發花白、臉面滄桑?基層干部就必須出門帶傘、走路帶風、見客哈腰、逢人低頭?網絡飛速的年代,也成了全民“看相”的年代,更有甚者給基層干部“畫相”,仿佛約定俗成,圍觀網民跟隨口誅筆伐,樂此不疲。人民日報曾經披露一項社會調查,60.67%的基層干部認為,社會輿論對他們“低估了,過于負面”而在“社會輿論環境不公平不公正”這一欄中,認同者高達71%,讓人心存余悸,不寒而栗。如此定框“畫相”,就連周末為民做好事的楊璟,面對鏡頭,不得不說:“以后我會多加注意形象,嚴格自律。”如此一來,基層干部戴的手表、穿的衣服、拎的手包、說的話語,全都成為嚴防死守的科目,不敢越雷池一步。湖南祁東縣一個領導留了八字須,被人發到網上,眾多網民指指戳戳,引發熱議,這就是教訓啊。20世紀八十年代末期,我的家鄉有一個藍姓縣長,160多個村全都走遍,在群眾家里大碗喝酒,大聲猜拳,醉后脫了上衣,挺個肥大肚皮睡在曬谷場上。如果放到今天早就玩完了,一張相片足以讓他分崩離析。然而正是這么一個縣長,殫精竭慮引進618、619玉米良種,解決了全縣百姓吃飯問題。他逝世那天,自發前來送葬的群眾近萬人,長長地排了五公里,至今歷歷在目。鄭板橋在《濰縣署中畫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中感嘆:“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些小吾曹州縣吏,一枝一葉總關情。”詩人當縣令時,聽到雨打青竹,想起民間疾苦,老百姓一舉一動都牽扯著地方小官小吏的神經。我想,這首詩用在藍縣長身上,也不為過。如今網絡狂歡,動輒冷嘲熱諷。誰有權力給基層干部畫相?誰都沒有。

誰有資格給基層干部難堪?想想楊璟,本是周末,可以不下村;又不分管交通安全,遇到群眾車子陷入水潭,完全可以繞道而行,不管不顧,也就沒有麻煩事兒了。雖然不能說他勞苦功高,但也實實在在為民辦事。拍攝視頻圖片并放到網上的人,不知意欲何為,耐人尋味的是,下村扶貧、途中救援已被淡化,突兀的“打傘”相片,其實是把干群關系“打散”了。楊璟接受采訪時說,沒想到做好事差點變成壞事了。話語有些委屈,顯然有點后悔。柿子是要捏軟的,基層干部概莫能外。我曾經當過鄉鎮黨委書記,身邊同事無一不是兩眼血絲殷紅,兩腿疾馳奔走,忙得身心憔悴,疲于奔命,還時刻謹小慎微,謹言慎行。焦灼不安,孤獨寂寞,內心深處野草瘋長,堵得令人窒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有人形容基層干部:“禿”如其來、“胖”若兩人、“酒”經沙場、“痔”在必得。在偏遠村落,不和群眾喝酒是辦不成事的,披星戴月而出,頭重腳輕而歸,誰愿如此折磨自己?但卻習以為常。在壯家瑤寨,“進得了門,嘮得了嗑,吃得了飯,幫得了忙”的干部,永遠比政策制度更具影響力。其實,容貌只是“表傷”,一種讓基層公務員早生華發的心累,才是結結實實的“硬傷”——一個懶漢啥也不干,每月就要分紅上千元,發錢遲點就對干部橫眉豎眼。一個老上訪戶每逢重大活動就上省進京,鄉鎮干部趕去勸返,上訪戶在電話里說:“你趕緊給我手機打進200元,話費完了就要停機,找不著我,回去就等著領導收拾你吧。”一個貧困戶住院一個月只花5元錢,賴著不出院,幫扶干部勸他回家,他責罵說:“你動我試試看!”如此扎心扎肺的話,說白了,就是給你難堪。“十年前是尊前客,月白風清,憂患凋零。老去光陰速可驚。鬢華雖改心無改,試把金觥。舊曲重聽。猶似當年醉里聲。”歐陽修在《采桑子》里感嘆容顏變老,但為民辦事心志不改,不曾料想,卻成了千年之后基層干部的真實寫照。誰有資格給基層干部難堪?誰都沒有。

誰有公心給基層干部寬容?近段時間非洲豬瘟來勢洶涌,越來越多的鄉鎮干部心有疑慮:過年還有豬肉吃嗎?他們考慮的不是自己,而是市場秩序的穩定、鄉村群眾的飯桌。有人甚至嘲笑基層干部:“吃著地溝油的命,卻操中南海的心。”其實老百姓的喜怒哀樂,就是他們感情的晴雨表,誰能不掛在心頭?誰不想過著閑云野鶴般的愜意生活?齊白石曾在鄉鎮政府大院的魚池旁邊,畫了三條悠悠閑游的魚兒,命名為“三余圖”:“夜者日之余”——日出而作,晚上休閑;“雨者晴之余”——雨天不耕,讀書作畫;“閏者歲之余”——閏月過節,輕松自樂。然而鄉鎮干部卻忙得焦頭爛額,腳踩泥濘,晝夜不停,穿梭于窮鄉僻壤,“三余圖”愿望徹底成了夢中的奢侈品。一個偏遠鄉鎮的村落里,潺潺流出一口上好泉水,包裝上市銷售時,干部們命名為“慢泉”礦泉水。我問為何起這名字?他們兩眼幽怨:難道,我們的生活節奏就不能慢點嗎?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忍受,所有煎熬,都是傷筋動骨的克制。山民抬尸上訪、商販逼還欠款、屠戶集體抗稅、村屯突發大火、災民搶糧、果農阻工、村寨械斗、民工鬧事……猶如翻涌的電影畫面,在眉睫之前揮之不去。基層干部必須如磐石般堅韌,溪水般清澈,燃燭般熬夜,寒梅般從容。鄉鎮干部的心酸苦楚,不曾親歷是無從體驗。在農村急難險重的突發事件面前,拉出一個干部,立馬獨當一面,成為磐石砥柱。光緒十八年,也就是1892年,河南省內鄉縣知縣章炳燾親眼目睹了基層官員的酸甜苦辣,寫了一副對聯:“吃百姓之飯,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榮,失一官不辱,勿說一官無用,地方全靠一官。”月轉星移,時過境遷,如今有人漠視地方干部,甚至視之為無用。基層干部也是人,凡身肉體,養家糊口,過日子也要精打細算,放到哪一個人身上,都無法做到毫無瑕疵。誰有公心給基層干部寬容?誰都該有。

誰有真心給基層干部減負?鄉鎮干部人手緊缺,“一個釘子一個眼,一個蘿卜一個坑”材料連篇累牘,表格琳瑯滿目,“下村記錄不缺一次、走訪群眾不漏一戶,工作手冊不少一頁,計劃措施不空一欄,信息采集不漏一項,數字統計不錯一處,規章制度不減一條”環環相扣,節節關聯,猶如一串手鏈,一顆散落,全盤皆輸。基層干部一夜白頭不是傳說。即便如此,楊璟等基層干部面對洪水,也要時刻提防,稍有不慎“被人打傘”,也就跌入網絡口水匯聚而成的“洪水”中,全身而退已是萬幸。白居易曾經在《三年為刺史二首》里悵然感嘆:“唯向天竺山,取得兩片石;此抵有千金,無乃傷清白。”詩人當了三年地方官,即將離任,為了留個紀念,在天竺山取了兩片頑石,用來支琴貯酒。在他眼里,此石意義重大,堪抵千金,卻害怕傷了一世清名。生活在廣袤基層的干部,聚少成多,聚沙成磚,筑成了一塊塊厚重的基石,鋪墊底層,心無旁騖,默默支撐起祖國巍峨大廈。2019年就是“基層減負年”,不能讓他們“傷身”又“傷心”。誰有真心給基層干部減負?誰都該有。

(展爺,本名覃展,壯族,廣西作家協會會員。1975年1月出生于廣西大化縣百馬鄉,在《民族文學》《廣西文學》《北歐時報》等國內外報刊發表小說、散文、詩歌、雜文、報告文學等100多萬字,作品獲省、市征文比賽10多個獎項,著有作品集《本鄉無事》等)

網站編輯:黃雅文
相關文章

歡迎廣大網友留言點評!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不代表本網立場和觀點。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排列三走势分析 天津11选5介绍 群英会开奖结果 任选9场有多少奖金 微博大v分享电视资源如何赚钱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在网上买东西 赚钱吗 开元棋牌官方网站 快乐8官网登陆 赚钱最快 的行业 悠洋棋牌官网大厅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基本走式 如何做到微信合买双色球 开心棋牌最新安卓版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qq分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炒股亏损 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