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關注

當代廣西

耿飚湘江戰役當先鋒 兩次喊“打”威名揚

2019-07-09 15:44:37

作者:陳興華

來源:《當代廣西》2019年第13期

1562658496122316.jpg

紅軍長征突破湘江戰役紀念碑園。資料圖片

編者按:在偉大的長征中,紅軍過廣西,經歷了長征以來最壯烈、最關鍵的湘江戰役,數以萬計的紅軍將士用鮮血和生命艱難突破國民黨軍隊的第四道封鎖線,為這部壯麗史詩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湘江戰役贏得了戰略上的勝利,直接導致了遵義會議的召開,中國革命從此翻開嶄新的一頁。讓我們追尋紅軍的堅實足跡,銘記他們的豐功偉績,凝聚和激勵起不忘初心、奮勇前行的強大精神力量。

臨危受命為中央縱隊開路

湘江戰役,是關系中央紅軍生死存亡的關鍵一戰。

1934年10月10日,中央紅軍開始實行戰略轉移,踏上漫漫長征路,先后突破國民黨軍隊的三道封鎖線,挺進到廣西湘江地域。11月25日至12月1日,中央紅軍面對國民黨30萬大軍憑借湘江構筑的第四道封鎖線,與數倍于己的優勢之敵展開殊死決戰,以極為慘重的代價,突破了敵軍重兵設防的第四道封鎖線,粉碎了蔣介石圍殲中央紅軍于湘江之東的企圖。湘江戰役,印證了中國共產黨人和紅軍戰士崇高的理想和堅定的信念、鋼鐵般的意志和鐵的紀律、勇往直前的英雄氣概和不畏犧牲的革命精神。

1934年11月25日,中共中央及總政治部、中革軍委分別下達突破第四道封鎖線搶渡湘江的政治命令和作戰部署。

耿飚在湘江戰役中屬紅一軍團二師,任第四團團長。1934年11月27日,中央軍委把渡湘江地點選在興安境內的界首,命令紅一軍團從右翼、三軍團從左翼掩護中央縱隊過江。紅一軍團二師作為前鋒打頭陣,耿飚所在的四團已成了前鋒中的“尖刀”。

紅軍一向以運動神速著稱,其中紅二師尤為突出。在中央蘇區時,部隊調動遇到共用一條道路時,其他部隊大都讓他們先行走,因為他們走得快。紅一軍團的軍團長親自交待任務:“兵貴神速,不能等,由你們四團先把左翼的界首陣地搶下來”,占領界首后,還要將陣地移交給紅三軍團四師,再向右翼全州方向歸還二師建制。耿飚受領任務后,率兵直赴界首。為了搶時間,選擇最近的距離,有大路走大路,沒有大路走小路,逢山過山,逢水涉水,只為一個字——“快”。1934年11月27日,四團先敵一步到達江邊,順利涉水渡過湘江,占領界首渡口,向西南控制了界首,為湘江戰役中確保黨中央、中央縱隊的安全,從界首渡江創造了條件。

光華鋪喊“打”首戰告捷

四團渡過湘江,占領了界首渡口后,直奔湘桂公路。此時,四團被桂系夏威從興安縣城方向前往界首的前鋒發現,遠遠地用號聲與這支來路不明的隊伍聯系。好險!如果不是受命后馬上出發,如果不是急行軍,率先占領界首渡口的就是國民黨桂軍了。時間就是生命,由于紅軍搶先從界首渡江,并站穩腳跟,中央縱隊從界首渡江的通道被打開了。

聽到號聲,耿飚立即下令隱蔽,與楊成武、李英華在路邊的茶籽樹下研究伏擊方案。

紅三軍團四師這時也跟了上來,估計四團在前面,從后面發出了聯絡的號聲,如果馬上聯系,則會暴露目標。為了不讓桂系夏威的部隊發現,決定不再回復,戰斗打響后,四師自然就會知道了。

正面沿公路開來的國民黨桂系夏威的部隊,他們的尖兵從遠處的號聲中已經料到前面可能有紅軍的部隊。但是,夏威是廣西軍閥的主力,仗著武裝精良,目中無人,只是擺開了戰斗隊形,仍然沿公路向界首運動,企圖一鼓作氣,搶占界首。很快,其前衛團就進入了四團的火力范圍。

“打!”耿飚在光華鋪阻擊戰中喊出了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字。敵軍原本是想急行軍,企圖一舉拿下界首渡口,阻止紅軍渡過湘江,想不到紅軍有這樣猛烈的進攻。敵軍的陣營被打亂,一部分兵力伏在死尸旁邊盲目還擊,更多的人往后退卻。而后面的部隊還沒停住腳步,公路上、水田中,敵軍亂成一團。耿飚見狀,下令吹起沖鋒號。沖鋒號一響,全團出擊,把立足未穩的桂軍打了個措手不及,同時也告訴隨后跟來的三軍團四師有戰況。這個沖鋒,使得敵軍全線潰敗,丟下幾百具尸體四散逃逸,而我方僅有一名排長負了輕傷。湘江戰役中著名的三大阻擊戰,隨著耿飚的一聲“打”首戰告捷。

光華鋪阻擊戰場位于興安縣以北,距界首渡口5公里多。擔任阻擊任務的是左翼紅三軍團第四師,主要阻擊從興安北上的國民黨桂軍,以確保界首渡口的安危。光華鋪阻擊戰從1934年11月27日打到了12月1日,紅四師以犧牲近千人及紅十團團長沈述清和師參謀長、代理團長杜宗美相繼陣亡的代價,確保了中央縱隊順利渡過湘江,進入越城嶺地域。

腳山鋪喊“打”誓死保衛黨中央

戰爭的緊迫性可以用爭分奪秒來形容,當光華鋪這邊還在打掃戰場,耿飚按上級交代的原方案,將陣地移交給三軍團四師,陳光師長派來的騎兵通信員飛馬趕到。只見通信員滾鞍下馬,氣喘吁吁地送來一封十萬火急的命令。命令是說一軍團原計劃由紅五團占領全州縣城的任務未能實現,該縣城已經被國民黨湘軍搶走,一軍團改在魯板橋、腳山鋪一帶布防。這封十萬火急的命令是軍團下達的,只是師長在上面附了句:“星夜趕到。陳。十一月二十八日。”

收到命令后,耿飚率領四團連晚飯都來不及吃,就開始順湘江邊的公路向北奔跑。

這時的腳山鋪,已經受到國民黨湘軍劉建緒部4個師的大兵壓境。耿飚率領四團在天亮前趕到后,在師長的引領下進入陣地。

剛布置好陣地,敵軍開始了有組織的進攻。開始是10多架飛機對我軍陣地實施掃射、轟炸;接著以大炮進行轟擊,一排排的炮彈把腳山陣地又重新覆蓋了一遍。

炮擊一過,敵人黑麻麻的一片,像螞蟻似地涌向山頭。敵人越靠越近,他們以為紅軍已經被飛機、大炮打死了,肆無忌憚地向山上攀登。

當敵人完全進入我軍的射程內,耿飚扣動扳機,撂倒一個敵兵,同時像在光華鋪一樣,大喊一聲——“打”。我軍各種類型的火器發出憤怒的吼聲,敵人丟下一大片死尸翻滾下山。這支飛機轟不倒、大炮炸不垮的紅四團,在腳山鋪阻擊戰第一次與敵交鋒,耿飚的又一聲“打”,打出了威風。

腳山鋪阻擊戰,從11月27日紅二師開始布防,一直打到12月1日紅一軍團與國民黨軍劉建緒部展開殊死搏殺。耿飚率領的紅四團無數次地將敵軍打退。特別是戰斗進入29日后,形勢越來越嚴峻,戰斗越來越激烈。

1934年11月29日,朱德作出了《關于抵御全州、灌陽出擊之敵,繼續保證我軍渡過湘江的部署》。1934年12月1日,朱德作出《關于消滅由興安、全州進攻之敵與鉗制桂軍和周渾元部追擊致紅一、三軍團電》。到1934年12月1日,又發出《中央局、軍委、總政給一、三軍團的指令》。這些電文一個接一個,從“十萬火急”到“萬萬火急”,內容都是“全力阻擊”“保證時間”。為什么?目標很明確:就是要保衛黨中央,保護中央縱隊勝利從界首渡過湘江。

戰斗中,面對十倍以上敵人一次又一次的進攻,部隊減員嚴重,傷亡很大。師長陳光沖到了四團的陣地上,政委楊成武戰場負傷,耿飚“打擺子”(瘧疾的俗稱)還沖鋒在前,用馬刀與敵人格斗,也不知道殺敵多少,只曉得當時全身染透血漿,血腥味使得他不停地干嘔。

1934年12月1日3時30分,由朱德總司令簽署,中央局、軍委、總政給一、三軍團的指令中特別講到過江的性質:“一日戰斗,關系我野戰軍全部西進。勝利,可開辟今后的發展前途;退,則我野戰軍將被層層切斷。”作戰的意義是“我們不為勝利者,即為戰敗者”。

中央縱隊還沒有全部過江,在此之前一定得扛住。盡管每堅持一分鐘都要用血換來,保衛黨中央、保證中央縱隊從界首渡口過江的任務一定得完成。戰斗一直持續不斷,至12月1日中午12時許,中央縱隊從界首渡口全部勝利過江。紅一軍團在損失慘重的情況下,為保衛黨中央、確保中央縱隊完全勝利地過江作出了突出貢獻。

長征精神、紅軍精神在湘江戰役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中國工農紅軍在偉大理想、偉大信念、偉大的紅軍精神的支撐下,雖損失慘重但勝利過江,成為中國革命從勝利走向勝利的偉大轉折,遵義會議在這里拉開了序幕,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從這里穩步前行。

(作者單位:興安縣申遺辦公室)

網站編輯:周劍峰
相關文章

歡迎廣大網友留言點評!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不代表本網立場和觀點。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排列三走势分析 公司股东私人给公司公户赚钱 股票庄家都赚钱吗 赚钱计划书范文 省钱模式和赚钱模式的区别 手机搞流量积分赚钱 网上什么东西最赚钱 上海农田租地能赚赚钱 近年哪个行业比较赚钱 微信钱包咋给微信好友赚钱 跑雪糕业务赚钱吗 天涯明月刀升级赚钱 电销贷款的赚钱吗 喀斯玛商城商家赚钱吗 gta5赚钱炒股 国外哪里坐台赚钱多 视频点赞多为什么能赚钱